标题:谢波峰:未来十年电子商务还能玩出什么新花样?
 栏目:资讯
 来源:
 

谢波峰:未来十年电子商务还能玩出什么新花样?

转眼又是“双十一”,销售数字不断攀升的面前背后,看似熟悉的喧嚣,却有些许的新变化。例如,历经五年、四次审稿的《电子商务法》终于出台了,国外对中国跨境电商不断收紧,首届国际进口博览会就在跟前开幕了。进一步来看,电子商务后面的整个新经济体系,也有一些新苗头。电商节十年,改革开放四十年,站在十年关口,做些猜想。

第一,电子商务以后会如何增长?

先看数据,2017年中国网络零售市场交易规模达71751亿元,占到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19.6%,其中,实物商品网上零售额54806亿元,增长28.0%,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比重为15.0%;跨境电商的情况呢,根据海关的统计,2017年全国海关通过系统验放的跨境电商进出口商品总额是902.4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80.6%,其中出口是336.5亿元,进口是565.9亿元,同比分别增长41.3%和120%,虽然海关统计的数据比业内统计偏保守,但基本反映了一定的趋势。

影响电子商务增长的考虑因素首先应该是国内外的消费需求规模和结构。先说结构,无论说它是升级还是降级,总之大家共识的是消费结构发生了变化,其实更值得注意的是,包括消费行为在内的广义消费结构发生了变化,或者说,即便是买便宜货,流量也从线下的集贸市场转向了线上。

从规模来看,要是仅从传统的购物对象来看,国内的市场可能慢慢接近天花板。但是,这取决于电子商务的新定义,如果是所谓的新零售与电子商务的新定义划上等号,电商的渗透率还会不断提高。要进一步从面向全球的跨境电商整体来看,则显然还有很大的空间,经过近二十年的全球贸易分工结构演进,在跨境电商的优势和全球消费者的选择面前,已经逐渐形成的路径依赖,不是哪国领导人凭着意志可以改变的,再保守地说,至少三、五年的短期内还会有一定的惯性。

一句话总结,电子商务内涵在不断发展,规模仍然还有空间,尤其质量还会不断升级换代,这种发展正是契合了社会经济发展的内在趋势——各国、各行各业、各层面的互相沟通、联合发展,或许我们有一天可以流行一个新词:大电商。而如同大社会、大经济、大金融等一系列现象和态势的形成,“大电商”正是“因互联而大”的直接结果。

图片

第二,电子商务以后会这么玩?

其实仔细看看,做电子商务的企业,近几年在网络零售上的花样并不是特别多,而在无人机、人工智能、互联网金融、无人超市等领域不断热点迭出,这其实反映了互联网大佬们都想把控互联网和电子商务的核心层面、核心节点、核心技术、核心资源,这才是企业成为在新时代风生水起、纵横驰骋的关键。

然而,或许现在已经到了反思一个更重要问题的时候:买买买为了什么?应该来说,电子商务是为了更美好的生活。烦人的网络时代暴力营销、在物美和价廉之间的无奈选择,诸如此类的诸种烦恼,集中地反映了一个现象:在线下的良好商业规则还没有形成的时候,线上的电子商务不仅学习了旧的恶习,可能还披着商业模式创新的外衣衍生了新的毛病。

今后虽然有了《电子商务法》,放养多年的鱼儿要在笼中生长了,但是估计前面仍有不少曲曲折折,不然为何要在正式出台前妥协个“相应责任”的说法。因此,立法当然具有意义,但更重要的恐怕是给相应各方提示了一件事情:互联网和电子商务的发展要重塑游戏规则了。要想玩得好,恐怕互联网和电子商务的发展就必须树立新理念,而不是遵循我国商业规则中的陋规(缺少诚信经营、总想一本万利等)、工业生产的恶习(没有道德底线、缺少社会责任等)等旧规律,要吐故纳新,在商业文化、产业链条、社会形态方面,建立有利于转型社会所需的新型商业、新型工业、新型社会秩序。同时,这种新秩序要让“小而美”也有市场的美好未来,而不是“以大取胜”,不仅可以有长尾定律,而且尾巴也能是甜美的,而非无奈的选择。

第三,怎么样让电子商务发展得更好?

在电子商务规模比重越来越大,内涵越来越丰富,甚至慢慢等同于“新零售”之后,在其之上的很多规则都有了变化的基础和需要。拿税收举个例子,在电子商务法再次明确了纳税义务之后,电子商务的技术属性会不会带来作为我国增值税的进一步完善改革,从目前来看,至少有专家已经在做零售税的方案设想,以改进目前由于中间环节和地方财政利益的扭曲。

要正确认识政府和企业的作用。企业越来越大,甚至于可以成为经济体,面临这些前所未有的庞然大物,企业如何做,政府如何管,双方都值得思考。目前的有些问题,已经不仅仅是企业发展层面的问题,而是互联网和电子商务发展中的外部性成本和收益问题在逐步出现,虽然要发挥电子商务企业的责任意识,但机械地墨守“市场决定论”,而不能主动地发挥政府的积极作用,以正确的方式和手段解决这些问题,互联网和电子商务的健康发展必然受到既得利益集团的影响,而丧失发展窗口机遇。

要警惕电子商务时代的“数字割据”,不要想当然地认为技术特征上最方便统一在一起的虚拟世界,会很容易地统一在一起,或许这个事情也可以用所谓“数字鸿沟”来概括,只不过,“数字鸿沟”不是原来的意思,而是不同的数字信息社区隔开了不同的群体。要建设信息流、资金流、物流的统一体系,通过电子票据、电子支付、信息公开等核心系统,形成基于政府、企业、公民合作型关系的、互联互动的信息网络。要打造面向全球、联接国内外产业链条的跨境电子商务服务平台,在这一过程中,发展基于互联网和电子商务平台的现代服务业(金融创新、产品设计、商业服务等),形成产业链条合理分工、利润合理分配、资金合理配置的良性格局。

要融合互联网和电子商务发展、社会和经济发展两个层面的进程,把互联网和电子商务当成推进经济社会治理的新领域、新平台、新手段,采取若干有力措施,例如以电子商务税收政策推动基于消费的财税体制改革,以互联网金融推动金融体系和市场的改革,以基于大数据的数据共享中心推动公共部门治理体系的完善。

总之,电子商务以其广泛的接触力、深远的渗透力,是新经济的主会场,它的规模、规则、规制不仅集中反映了本国经济社会的需求和供给,也重合了全球产业结构、政经秩序重构的需要,其发展必然要努力响应电商消费者对更美好生活的呼唤。